中国美术家网[www.meishujia.cn]
艺术展览--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中国美术名家:著名画家朱光荣

        作者:黄少青2019-04-08 17:01:22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艺术简历】

          朱光荣,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甘肃省漫画学会会长,丰子恺画院特聘画师,我国澳门葡京注册水墨谐趣画领军人物。

          1942年生于甘肃临夏市,擅画速写,自学成才。青年时热衷于国画、年画、连环画的创作,曾发表、出版过千余幅作品。后与漫画结缘,并创作了大量的漫画作品,在省内外报刊上发表500多幅,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和全国漫画大展。

          为了实现漫画界提出的“让漫画登上大雅之堂”的愿望,近十几年来他悉心探讨用国画结合漫画的技法来挥洒幽默,习惯上叫水墨漫画,也称谐趣人物画。在创作中他既注重传统笔墨技法的运用,又注重漫画元素的发挥,使画面诙谐生动,文图相得益彰。有四幅作品参加了“首届中国水墨漫画邀请展”,并被丰子恺纪念馆永久收藏,2008年《幸福》一画荣获东南亚及欧洲交流巡展金奖。2009年9月应邀参加了“香港庆祝建国六十周年百名书画名家大展”,《幸福人生》一画被成功拍卖,2011年5月在江门蓬莱轩艺术馆举办了“朱光荣水墨谐趣画展”,2012年被中联艺术传媒评为“2012年度未来最具投资价值艺术人”,2012年12月在东莞可园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2014年5月,《幸福》一画在首届北京电视书画大赛中荣获二等奖,水墨谐趣画受到了广大群众和藏家的普遍欢迎。


          《幸福》136×68cm


          朱光荣水墨谐趣画解读

          文/黄少青


          现时似乎有两个颇为时髦的流行语,一曰“草根”,一曰“接地气”。“草根”也者,当是普通民众之谓,“接地气”则是与普通民众气脉相通的意思吧。由此我在最初看到朱光荣先生的谐趣画时,便因其作品独具的“普罗”内容,而在脑子里浮出了这两个流行语。可以说,朱先生的谐趣画,很大程度上是当今画坛体现“草根”性质与“接地气”的一个艺术亮点。


          《悄悄话》68×68cm


          必须承认,朱先生把自己专门描绘普通民众日常生活种种温情和快乐的作品,定义为“谐趣画”,本身就有着对中国人物画题材拓展的意味,其意义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显现出来。与此同时,“谐趣画”的命名,也等于明确表明,它是拒绝宏大叙事,唯以愉悦观众的诙谐意趣作为艺术取向。这不仅极大拉近了作品与观众的审美距离,而且给观众带来更多会心的笑意。实际上,朱先生也确实实现了他的艺术创造的初衷和意图。


          《快乐人生》68×68cm


          常常听到这样的说法,在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并不缺乏美,缺乏的是能够发现美的眼睛。对于朱光荣先生来说,他恰恰就是一个善于从别人熟视无睹的视角,去发现被遮蔽的美的艺术家。这一点,很可能与朱先生原本是漫画家出身,有着莫大的关系。大家知道,漫画家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敏锐的观察力,通常能以彻底的洞见,抓住人或事物的重要特征,并在表现上,达成以小见大、见微知著的艺术深度。


          《双人舞》68×68cm


          但毫无疑问,漫画形式的人物画,与植根于传统水墨语言的中国人物画,完全不可等同。漫画形式的人物画要成为真正的中国人物画,还存在着转型的难度。换言之,漫画形式的人物画与中国人物画之间,如何寻找到理想化的契合点,应是全部问题的关键。


          《顶牛乐》68×68cm


          值得肯定的是,朱先生正是在充分发挥自身优长的基础上,让熟稔的漫画元素摇身一变,自然而然地与传统水墨语言进行有机结合,从而使漫画形式的人物画得以水墨化,而水墨化了的漫画也因此获得中国人物画应有的表现效果。两者水乳交融,终于催生朱先生所自我命名的“谐趣画”。


          《老同学》68×68cm


          在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朱光荣先生的“谐趣画”,除了有着上述的创造性特质外,其更突出的艺术着力点,显然还在于善于透过适度夸张的形象描绘与细节呈现,把被赋予叙事性的“谐趣画”,推向令人忍俊不禁的极致。如在我们的生活世界中,爷爷与孙子是一种天然的特殊感情,这种特殊感情的具体形态,又常常大量发生在太多不经意的瞬间,为局外人习以为常所忽视。朱先生却以其独到的敏锐,往往从中捕捉到“谐趣”的切入点,并加以艺术化的提升。


          《爷孙乐》68×68cm


          因之,包括小孙子骑在爷爷身上并淘气地揪住其胡须尾,而爷爷竟乐得呵呵笑,和小孙子使足劲儿与爷爷额头对着额头顶牛,而爷爷却佯装势均力敌的笑意,以及小孙子理直气壮地夺下爷爷的烟草袋,而爷爷不由眼镜半掉并故作错愕的情状等等,这样的一些天真可爱与慈祥爱怜的情感交集,以及祖孙间各各不同的面部表情和动作细节,均由作者近乎写实又稍带些许变形夸张的手法,而得到细腻而生动的表现,从而使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谐趣”,充分映射出人世间天伦之乐的永恒性和无所不在的幸福感。


          《按摩员》68×68cm


          相濡以沫,走过了生命长程的老夫老妻,朱先生也常常从中发现种种美好的“谐趣”,并使之获得艺术的意味。例如,无论是老婆子双唇凑着老伴的耳朵说着悄悄话而把老伴逗得合不拢嘴大笑,还是老婆子撩起老伴的衣衫为他捶背而老两口竟一起乐得笑个不停,以及老婆子一边为酣然入睡的老伴摇着扇子驱热,一边流露出一脸的深情等等,这些情景的入画,也不唯是朴素的婚姻与爱的颂歌,它们同时包蕴的是油盐酱醋茶的寻常日子,老百姓知足常乐的乐观精神和当下的 人生状态,因而显得情韵悠长。


          《真心朋友》68×68cm


          需要提出的还有朱先生“谐趣画”的另一个特点。朱先生的“谐趣画”,几乎每一幅都有与画面十分协调的款书,而所题款或是顺口溜,或是打油诗,内容均与画面相映成趣,加深了画面的寓托和寄意。如朱先生画小孙子为爷爷搔痒一图,题款是以爷爷的口吻说话:“手拿‘老头乐’,怎么也不乐,孙儿一伸手,乐得滋味没法说。”


          《恩爱夫妻》68×68cm


          多么情趣盎然!画小两口睡前解衣一刻,题的是:“开心小酒要多喝,知心话儿要多说,自家老婆最知意,关门吹灯钻被窝。”其“谐趣”甚至于已经带有某种警世的意味了。

          当然,朱先生还有不少“谐趣画”是以古装人物的形式出现,但细加体味,它们也无非是借古喻今,传递的同样是现代人的观念、意趣和生活心得。

          愿朱先生的水墨谐趣画能得到更多书画爱好者的喜欢,愿更多的水墨谐趣画能登上美术馆、展览厅等大雅之堂,並能进入寻常百姓家供人欣赏。


          《归来图》68×68cm



          《老伴》136×68cm


          《朋友》136×68cm


          《等待》68×68cm


          《朋友情》136×68cm


          《布袋和尚》136×68cm


          《人生之乐》136×68cm

          分享到:
          责任编辑:静愚
        联盟站点: 国画家网 油画家网 版画家网 雕塑家网 建筑家网 工艺美术家 紫砂艺术网 书法家网 澳门葡京注册网 画廊网 美术114 摄影网 民间艺术 美术高考 少儿艺术网 拍卖网 美术家网
      [会员中心] [注册]
      Processed in 1.454(s)   11 queries

      memory 4.112(mb) 0